当前位置: 主页 > 软件设计师 >

监狱女警官开启亦警亦师工作模式

时间:2022-01-07 02:5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毕业于师范院校心理学专业的许日膑,2006年报考了监狱系统,成为一名管教民警。15年来,她充分利用专业知识,深入服刑人员人群因情施策。 9月9日上午,监区内,约50名服刑人员坐得笔直,拿着笔记本和笔满心期待地等着许老师的到来。 9时许,许日膑神采奕奕地

  毕业于师范院校心理学专业的许日膑,2006年报考了监狱系统,成为一名管教民警。15年来,她充分利用专业知识,深入服刑人员人群“因情施策”。

  9月9日上午,监区内,约50名服刑人员坐得笔直,拿着笔记本和笔满心期待地等着“许老师”的到来。

  9时许,许日膑神采奕奕地登上讲台,打开PPT,开始给服刑人员讲课。“今天的课程比较特殊,需要大家互动的部分比较多,希望大家积极参与。”许日膑认真地写下当天的主题——《我爱我家》《正面改变生活》。

  在许日膑的引导下,50名服刑人员纷纷以绘画的形式画上自己心中的大树、房子。通过图画,许日膑由浅及深引入家庭的元素:家庭的位置、在家庭中承担的责任、为家人做出的努力。在引导中,很多服刑人员掉下了眼泪,表现出对家庭的愧疚,并表态会好好接受改造,争取早日出狱。随后,许日膑趁热打铁开始讲述《正面改变生活》。

  许日膑告诉记者,她还记得第一次给服刑人员上课时的情景,那是一堂电教课,本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但面对服刑人员就开始紧张起来,不敢直视服刑人员的眼睛,只能机械地念PPT上的内容。

  “那次效果我很不满意,更别提有什么互动了。”许日膑说,她不断总结经验,从不敢和“学生”对视到能自然地走到他们中间互动,一次比一次游刃有余。

  面对管教民警,初入监所的服刑人员一般是抱有戒备心的。但大部分服刑人员选择把许日膑作为倾诉和求助的对象,这一点让其他民警也很纳闷:“我主动去问他们,都是没事没事,怎么什么事都愿意跟你说呢?”

  几个月前,进监所的阿花(化名)总是闷闷不乐,在一次和家人通话后每日以泪洗面。许日膑得知,由于阿花进监狱前与丈夫离异,孩子一直跟随自己的父母和妹妹生活,过完暑假后马上就升初中了,但孩子不爱跟家人和同学说话,喜欢一个人待着。

  随后,许日膑主动找阿花谈话,一开始阿花什么也不愿意说,只是哭。通过一次又一次地谈心,阿花放下了戒备心。许日膑建议阿花给孩子写信,打开孩子的心门。

  9月8日,阿花收到了孩子寄来的信,迫不及待地跟许日膑分享她的喜悦。信里孩子提到,认识了很多新同学,相处很好,和家人沟通也很愉快,希望妈妈在监狱里好好改造。

  作为民警教师,许日膑经常深入服刑人员群体了解掌握他们最关心、最常遇到的心理问题,“因情施策”。

  许日膑表示,“前几天是开学的日子,我要多多留意家中有小孩的服刑人员,会不会对家庭有一些担忧。接下来是中秋节,服刑人员很可能会想家,我要组织一些团体活动,让他们的情绪波动小一点。”

  管教民警告诉许日膑,服刑人员经常听到阿芳偷偷哭泣。在许日膑的开导下,阿芳讲述了她的遭遇,和丈夫的关系很不好,自己因诈骗进了监狱后,和丈夫的感情更是支离破碎。

  阿芳抹着眼泪说:“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的孩子,他才上小学,不知道他和同学相处得怎么样?”

  许日膑从“情”出发,鼓励阿芳好好表现,争取早日和孩子团聚。“许警官,您说到我心里了,太感谢了。”阿芳双手合十,对许日膑表达感谢之情,称自己会在监狱里好好表现。

  许日膑表示,“与我而言,面对高墙内特殊的学生,没有太大区别,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一名老师,只不过我的学生是一群犯过错误的人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爱军习武女警官刘璐:“巾帼不 杨紫电影《猎毒》官宣温柔坚毅